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人,無欲則剛。

火宵の月 テーマ

很美的旋律
简单,沉静
有些忧伤,有点失落
却莫名的感到安宁

Tranquillo

Un poco triste...







茶姐的博啊!!!

容我兴奋吧!茶姐啊茶姐啊茶姐啊!

低调的茶姐居然有博了!!撒花!!

chacha


Chachamaru Blog

更博

最近看文的速度下降到了极点,一篇十多万字的文我看了两个星期。
嗯,不错不错,非常足够打发时间,比起以前一天看七八篇文有趣多了。
唯一美中不足,细嚼慢咽的后果就是往往看到后面就把前面的剧情给忘了。
我这记性啊orz

渥丹的《浮光》存在手机里好长一段时间了,因为作者不熟悉,名字也不吸引我所以一直没有打开,到后来几乎成了透明般的存在了。前一阵子闹文荒闹得厉害,突然想起还有几篇没看过的文,就打开来看了。本来么也没抱多大期望,就是想打发时间,不想却是一个意外收获,属于我喜欢的那类文XD。什么时候有空再看一遍吧~
有很多想重温的文,比如阿堵的《丹青》《温柔》(结局啊...),大姨妈的《向我开炮》,逆旅主人的《未名》,筱禾的N篇文等等,但是一想到都是长篇就浑身无力。

过客说我总喜欢写实的东西(就是说我写得文根本寡然无味 TT_TT)
抱歉呃,本人就是这么无趣的一个人 Q_Q
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看新闻看纪录片也不看韩国台湾的电视剧...就是这么回事...

魔王最近更博很勤啊!隔一个星期打开就有好几篇更新。
实在没什么精力去慢慢看日文。算了,等以后有空了再一次过看完吧...


上个月刚买了一块松香,结果前天店里到了一批新货。
后悔啊!我为什么不多等几天?
泪奔~~
好想要啊好想要!
再买多一块,家里就有四块松香了,这要用到哪年哪月 = =|||
我不管了,我买来收!

买了的
schwarz

schwarz rosin


想要的
goldflex

goldflex rosin

咳咳...
我确实是看中了它的颜色
咳...不过谁规定买松香不可以看颜色呢?


还有几天就考试了,阿弥陀佛上帝耶稣,保佑我过关吧!!

魔魔魔...魔...王...

几年前不知怎么的突然告诉老哥:“我觉得魔王是MJ粉。”
老哥问我为什么这么觉得,我左思右想又找不出什么证据,挠挠头说就是一种感觉,不过说着又不确定了。

现在!现在!老哥看你还叫不叫我拿出证据!

魔王


无语了= =
魔王,你COSPLAY成瘾啊 OTZ



魔王

魔王

GA

魔王


不过,还真萌了

《携手》《并列爱》

携手

并列爱


我只想问... ...

... ...


... ...


... ...


... ...


... ...


为什么都是火车轨道?
囧rz...

文字

星期天,心情差得近乎失控。

无论文字或是音乐的社会,原来圈子的组成模式都是一样的。
我不知道这种相互踩来踩去的生活方式能让人得到多大的乐趣。
也许踩赢的人半夜能乐醒?我不知道,反正我极度厌恶。
无奈的,却依然得套上一层又一层的面具,学习妥协与周旋。

当你们站在自认为足够的高度俯视与嘲笑他人的时候,可否肯定身自己后没有比你们更高的?

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我不觉得自己有必要被谁评头论足。
你无法理解我可以发呆三个小时的行径,同样的我也无法理解你非得一年工作360天的做法。
反正我不会在上班工作的时间发呆,其余的,我有权利不允许他人干涉。
把人的精力逼迫到消耗殆尽不是最好的做法,更不是对每个人都适用。
有人有消耗不完的旺盛精力,便会有容易干枯衰竭的人。
你所谓的客观与包容,也仅仅是从你自己主观所认为的客观出发而已。

========================================

今天无意间逛到了某个人的博客,看文字应该是一个极年轻的人,字行间频频使用借代手法。
一笑
记得这种文字的游戏以前也常玩,还颇为沾沾自得。
然而随着年龄见长,花里胡哨的修辞渐渐减少,对于文字的要求渐渐趋向于简单明了,甚至倾向口语化。

沉淀下来的情绪,和一同沉淀的文字。
感性不起来,更煽情不起来。

晚熟的我,总算意识到,自己走到了这漫长的过渡期的尾声。
对于青春的一切缅怀,早该结束了。
是该结束了。

不懂事



不懂事
看太多BL
学坏了
神经病

如果我对家人出柜,这会是我能得到的,唯一的评论。

我知道,尽管家人在外对同性恋着个群体表现出绝对的理解,但他们始终认为那是另一个世界,与自己无关。
而当他们发现自己有可能在靠近着个世界的时候,便会表现出强烈而激烈的抗拒。

曾经试探过父亲以外的每一个家人,
最终在他们眼中所看到的,不是不屑就是鄙夷。
我明白了。


对着迷人的男性我确实也会心动,比如对某个性感超模有花痴反应。
反之女性却比较难吸引我的眼球,至少至今没多少女星能让我看超过两眼。
“看吧!女人再可爱再漂亮再性感我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么!”
“这个男人好漂亮好帅!哇我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这样的念头有过不仅一次两次,至今依然如此。
我一度为这样的自己而感到安心,认为自己其实是异性恋。

我忽略了
世界上有个词叫“萌”。
而“萌”和“爱”是两回事。

过了这许多年,要是我还没发现两者之中的差别,那是白活了。
男人的外表再怎么令我着迷,那种着迷也仅仅是对美好的事物理所当然的憧憬而已。一如我对GACKT的仰慕甚至是迷恋,一如我会对Aaron和Weir的美看得两眼发直灵魂出窍,一如我喜欢一些男性有磁性的嗓音。

我萌的,确实是男人比较多
爱的?
呵...

其实有时候真的希望世界上会出现一个能让我爱上的男性,
那我就能够带着他对着母亲说:“妈,他就是我最喜欢的人”。
那我就不需要看到母亲激动地对我说:“同性恋是有病!”
那我就不需要一次又一次地假装自己喜欢男人,来安抚母亲的不安。
不需要在难过时找朋友倾诉,却听到一句:“同性恋会受伤的么?”
不需要在安慰朋友时听到:“你是同性恋,不可能明白分手有多痛的。我们和你们不一样,我们用情很真。”
不需要被某些好奇心重的人追着问一些正常人都不会想回答的性事问题。
不需要在亲友关切地问我有没有交到男朋友的时候笑得那么勉强。
不需要在服务完一个帅气的男顾客后被同事调侃时那么想揍人。
更不需要听一些自以为是的人对我说什么:“别担心,我不歧视同性恋” “我理解,你们其实很可怜”

我能不在乎外界对同性恋多么的鄙视多么的不屑,
他们认为同性恋恶心也好病态也好变态也好是性病之源也好都与我无关。
但当身边的大部分人都如此时,
厌烦,真的厌烦!
尤其厌烦那些其实心里无法理解的人,却刻意表现出的接受行为来作为一种另类潮流,而还要看他们自以为是的嘴脸。

有时不是不感激一些朋友的安慰,我知道他们真的能接受,也真的努力去斟酌用语。
他们的心意我心领了
但是他们那种片面的安慰之词有时候真的很多余。
失恋的时候,难过的时候,我需要的不是你们来告诉我你们多么能够理解同性恋。



说这许多干什么
语无伦次了
当今天听见妈妈强自镇定地说:“同性恋,看书可以,不要去学就好”
难受,夹杂着几近失控的愤怒。


罢了

一直打定主意单身
但如今却有了一个人
想忘都忘不掉

有些朋友一直鼓励我勇敢地让对方知道
至少被拒绝也好,心意也始终传达了。
我做不到
或者说,我没有那个自信和勇气...
一直都如此

逸宁

以前在学院念书时关系最好的朋友,后来诸多原因渐渐疏远了,陌生了。
自从我辍学,逸宁接着去台湾深造过后,还以为我们会从此成为陌路,偶尔上Skype正好对方在线,也说不了两句话。

前两天接到一通意料之外的电话,一瞬间愣神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逸宁”两个字,还以为眼花了。
很多同学到中国或台湾去念书过后,一直想要把手机的联络名单删除了,毕竟出国的人肯定不会用旧的手机号。
后来因为懒,一拖再拖,拖到大家都毕业了始终还是没删,相信里头已经有很多空号了= =
没想到逸宁还保留着原先的手机号码,而且...我也没换号码。

没想到她还记得我,并且依然能想到联络我,很感动。
聊了一个小时的电话,感觉就像回到了两个人关系还很好的时期,至少说话间我感觉不出这几年的空白。

想起刚见面时两人都是未曾交过男朋友的单身人士
想起一起坐在课室里聊天一起去福利社买东西吃
想起一起最后一分钟赶报告的时候一起熬夜
想起你宿舍里贴的小樱的海报,还有那放得都过期了还不舍得吃(丢)的昂贵巧克力^^"
想起自己陪你走到KTM去见你的网友,
想起我在我在那一塌糊涂的初恋里哭得非常伤心的时候你上我的宿舍安慰我
想起冬至时吃你自制的汤圆
想起不是腐女的你居然给我发了那些高H的BL文和动画视频
想起我盲目恋爱得失去自我,老做些伤人伤己的行为,而你依然把我当朋友

几年不见了,很想念
可是
可是
我们两个的家乡居然一个在吉打一个在柔佛
一南一北
要见面都难啊

还是有机会的吧
如果我有休假,去听音乐会的时候,你要陪我去啊!!

P/S:还有枫
枫啊
我们什么时候才两个人都得空啊...

上班去

郁闷+100...

还是得上班。


受了莫大刺激,决定减肥。
瘦是王道!
呼唤好友 枫 共同努力(我就是想找人陪哼~)
怎么减还待斟酌,暂时先开始不乱吃东西吧
真要减肥也得等考试过后,因为减肥身体虚弱而考砸了可不好玩。

目前最初目标,先减个八公斤吧...起码先从大胖子变成小胖子再说。

唉...和肥肉十年斗争,成功的次数到底有多少呢
悲剧啊

告白??

梦见自己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似的准备向某人写情书告白,连情书内容都梦得一清二楚。
拿着笔,想着某人,小心肝颤啊颤,一双手抖啊抖,缓缓落笔...
一字一句,那个...那个狗血...

还好,梦境在我准备于落款处下笔时就结束了,总算不需要梦见BE情节。
长舒口气,还好还好。
即使只是梦,恐怕我还是会遭受不小的打击...
前些日子也曾梦过几次自己有了对象等等,但好歹还是虚构的人物。
这次...
这次实在是对心脏不太好。
到现在醒来好几个小时了,依然心有余悸。
实在不希望梦见第二次了。

我对这人算是一见钟情?
其实也还不算喜欢,毕竟我控制得很好。
也或许我根本不需要去控制,只需要忽略就行了,因为我们根本就没什么接触和见面的机会。
只不过,有时候距离太遥远,反而那种朦胧的搔不到痒处的感觉更挠心。

曾经有人问过我为什么不直接表白。
我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我不就是彻底白痴么?
不用想都知道成功的可能性简直是以负数计算的,那我还干嘛非给自己添堵?
倒是有人说过要替我向对方说。
我说,别折腾了,吓坏人家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不是我要没自信,可是我实在不觉得那个人能看上我。
好吧!即使人家神经错乱了接收我了,我也不觉得我们处得来。
算了吧


距离美

距离美

反正我就是单恋本色

唉...

生日快乐

因为有魔王
这九年来,我的笑容比较多,勇气比较多。
无数个感觉痛苦的时刻,都是忆起魔王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坚强熬过去的。
对魔王,感谢总是多过崇敬。

给最敬爱的魔王最简单的祝福

生日快乐


很可爱的城堡^_^

10 07 04


自我介绍

心念

Author:心念
名劍俱壞,英雄安在,繁華幾時相交代?
想興衰,苦為懷;
東家方起西家敗,世態有如雲變改。
成,也是天地哀,
敗,也是天地哀。

日历
06 | 2010/07 | 08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文章
类别
最新留言
BGM
月份存档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