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人,無欲則剛。

抑鬱症

時隔兩年,似乎,唯有在無處傾訴,無處躲藏的時候,我才會想起這裏。

越是在社會上行走,越是發現在人群中的孤獨。有時候,即便是親人,或是最親的朋友,我們也不能指望他們有多餘的心神來關心我們。甚至有些事情,她們即便願意關心,也是不理解的。

這幾天想得特別多,也或許是被喬任梁的離去碰斷了我心裏的哪一根弦,雖然我以前並不認識他。但眼睜睜看著一個又一個人因為憂鬱症而輕生,我痛。

第一次發現自己患上憂鬱症是十一年前的事情了。當時或許已經患病有些時候了,或許從初三就開始了,或許更早,我自己也不清楚,該說當時身邊完全沒有人對這個病有哪怕一星半點的認識。當時,每個人都說我只是愛鑽牛角尖,愛無理取鬧,自尋煩惱……久而久之大家都開始覺得煩,進而討厭我、疏遠我。我每日的生活就是不斷被辱罵,被排擠,被蔑視,甚至曾經被老師當著眾多學生的面冷言嘲諷。
在外面是這樣,呆在家裏也是不安寧。從小到大永遠不止息的吵鬧、爭執、糾紛,和親人間維持著不正常的冷漠和疏離,這個家並不像家。無論到哪都沒個說話的人,到哪兒總是獨來獨往,然後夜裏睡不著自己一個人躲著哭。
那幾年著實過了一段水深火熱的日子。當時也想過要自殺,卻總在動手的時候少了一點勇氣,也許是抱持的夢想讓我有活下去的動力,又或許有其它原因,我也記不清了。但也虧得如此,我活到了現在。

中五畢業後,因著家人的放任,我在家閑散了一段時日,沒什麼壓力和煩惱,病情也就漸漸的好轉了,至少足以讓我維持一個正常人該有的樣子。

休息了約莫一年,中間參加過三個月的國民服務計劃,回家再休息了一段時日,後來覺著自己不該再閑著,就去念書了。
剛開始念大專的那段時間其實也過得不太好,脾氣很壞,致使身邊不少同學都覺得我是怪人,但總的來說還不算太嚴重,頂多讓大家覺得我脾性怪異,也沒生出太大的問題,朋友也還是交上了幾個的。直到後來因為壓力太大熬不住了退學,再到出來工作,仔細想來,其實那幾年的情緒一直都很不穩定,一直都過得很壓抑,卻也堪堪熬過去了。那幾年間,我發過幾次大得可怕的脾氣,也做過一些非常忙碌的工作,連我自己也說不上來精神是怎麽樣的一個狀態。

待到憂鬱症得以治好是學佛之後的事情。那年25歲,機緣巧合下得以初見佛理,我跟溺水的人見到浮木一般的興奮,每日每夜緊拽著不放,每天看各種佛書、經書、看噶瑪巴和法師們開示的視頻,從早到晚。

那兩三年,我有過心緒上前所未有的平靜。脾氣慢慢變好了,思想也放松了許多。那之後很多朋友再見我都不能不驚歎一句:“你變了好多,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陸曉雙了。”
有時候還能見到這種讚歎中帶著驚喜。

或許那幾年的成熟和平靜只是假象?我也不確定了。無論如何,佛法確實救過我。讓我過了好幾年平靜的日子。只是好景不長,這種平靜終究是被攪亂了。

是病?還是我自己學佛不精進?我不知道。

去年約莫9月的時候,因為工作上種種壓抑,我再次發病了。剛開始時我也未曾察覺,只是覺得自己情緒再度變得不穩定,開始久違的發脾氣。但當時我沒太放在心上,只勸了勸自己要好好控制。秉著學佛的基礎讓我對自己有著過多的自信,以為自己能掌控好自己的一切。
直到有一天,當我抑制不住在眾人面前失聲痛哭,直到有一天,當我躲在車上看著面前的人群,鋪天蓋地而來的恐懼感激烈得得讓我發抖,我才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最終我還是逼著自己下車去面對)。

我很害怕,但我曾經以為靠著自己的意志力能夠戰勝憂鬱症。是我自視過高了。我不斷告訴自己我是學佛人,我告訴自己要看淡、要看得開,告訴自己要勇敢平靜去面對一切磨難,告訴自己一切的發生都是因果……我用盡一切能力把所看過的佛理再度灌輸給自己。我去學禪修,去接受口傳開始學四加行(最後也沒能堅持)……我告訴自己我是堅強的,我告訴自己要做個有智慧的人……

這一年,我盡力去讓自己過好自己的生活,甚至要求自己過得比以前更好,我更加努力去學習,去參與各種活動,努力充實自己,我以為充實的日子能夠填補我心裏那個大洞。

然而我錯了,在反復把自己折騰了一年後,我才發現用意志力去抗爭是多麼的愚蠢。

日復一日,我看著自己的情緒慢慢從不穩定進入絕望,彷如等待乾枯的死水。我慢慢看著自己的精力被耗盡,好似油燈枯竭,直到我發現自己再無心力去維持所做的一切。我很不甘心,很不甘心,卻不得不一一放棄手上的一切事情,因為我再逼不出哪怕一絲的力量去繼續。

其實這一年多,日日夜夜的失眠和嗜睡一直反復熬著我,即便是睡著了也依然記得夜裏無數次輾轉反側,似睡似醒,時而無緣無故的痛哭讓我焦慮煩躁。即便如此我仍然一直堅信自己還撐得住。曾經的高傲讓我不肯屈服,逼著我在每一次痛哭之後咬著牙再度抬頭挺胸,即便那讓我很痛。

就這樣熬了一年多,我以為會逐漸變好的日子卻是每況愈下。

直到最近,我終於感覺到這力量燒到了盡頭。沒日沒夜的疲勞感已經啃噬得我寸步難行,沉重的四肢,無盡的疲勞得使我做每一件事情都是那麽的艱難。近來,每天每天,我活著就像一個苟延殘喘的垂死的人,那麽的衰弱。我偶爾想讓自己振作,讓自己抬起頭想看看所謂的未來,可是一旦開始要去想,巨大的無望就壓得我喘不過氣。看著面前的一切我只覺得絕望,甚至絕望得讓我想一死了之。是的,我不是沒有過不想活的念頭,只是因為深信因果報應,讓我未曾想過自殺。看著未來,好似很短,又好似漫漫無盡頭,只有深深的無力和無望。可是為了生存,為了生存我只能咬著一口氣一日一日把自己吊著過下去。我常常想給自己找個活著的理由,然而越去做,越覺著自己活得像個喪屍,做什麼都只是靠著一絲理智來硬撐著。想要自己好好活著的求生欲和生無可戀的絕望每日在腦中拉鋸。
無盡的一陣陣疲憊。

我還是低估了所謂疾病的殺傷力。無論我再怎麼努力去維持,我止不住看著自己的腦子變得遲鈍,我開始記不得很多事情,甚至連平日裏做得滾瓜爛熟的事情也變得生澀如初學的新手。生活的一切漸漸變得一團糟。對外界的反應也一日一日變得遲緩……不,與其說是變得遲緩,還不如說是喪失了行動能力。我開始反應不過來身邊的人說著什麽話,開車開始精神恍惚,生活上一切原本簡單的事情一樣一樣變得如此困難。我第一次發現原來要邁開步伐都需都要那麽大的意志力。然而,無論我私底下再怎麼以淚洗面,每天每天,我只能用心裏的鞭子抽著自己去上班,抽著自己動起來,逼自己在眾人面前談笑風生,逼自己去做一切我該做的事,逼自己維持表面上的常態。
這讓我異常疲憊,甚至多次讓我崩潰,然而我沒法停止這麽去鞭笞自己,那很痛苦,但我更害怕,我止不住驚慌失措。
我是那麽痛恨自己的無能。我不斷對自己說,我沒有資格生病,我必須養活自己,我必須事業有成,我必須過好自己的生活。
我不知道該不該欣慰,至少眼前的每個人依然會說我是個很開朗的人。只有我知道,我每一張笑容的底下都在撕心裂肺地哀嚎痛哭。有時候有人說每次看到我都覺得我好似很開心,天曉得我已經連開心是什麽樣的感覺都已經不記得了。

曾經我以為我足夠強悍,我以為我靠自己就能站起來。我錯了,錯得離譜。演變到今日,我終於看到了,有些事情,不是靠著意志力就能對抗的。

當我看著一切漸漸變得無力維持,看著自己的世界在一點一點崩塌……

當我笑著的臉皮開始撕裂……當我工作頻頻出錯……

也許我該承認了
該承認自己的無力和無能
該放棄長年來的心高氣傲

放棄抗爭
自我介绍

心念

Author:心念
名劍俱壞,英雄安在,繁華幾時相交代?
想興衰,苦為懷;
東家方起西家敗,世態有如雲變改。
成,也是天地哀,
敗,也是天地哀。

日历
08 | 2016/09 | 10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最新文章
类别
最新留言
BGM
月份存档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